• 2019年04月21日 周日
    您的当前位置:精彩文萃
    县长最终也要在乡村“照镜子”
    ——延?#24425;?#26399;中外人士对共产党干部的观察感受
    发布时间:2019年04月03日 [打印]

    延?#24425;?#26399;,县级干部的职责范畴巨细无遗,工作生活之艰辛难以想象。面对如此繁重的任务和异常艰苦的生活环?#24120;?#20504;若没有崇高的精神信仰,工作任务实在难以很好开展。那么,延?#24425;?#26399;县级干部的精神信念究竟从何而来?只要关注当年中外人士在延安的观察感受,不难发现其中的缘由。

    “到乡上去照,才能照见哪里还有些?#39029;盡?/strong>

    著名华侨领袖陈嘉庚在延安访问之后曾说:“县长概是民选,正式集大多数民众公举,非同有名乏实私弊。”革命时期通过直接选举的?#38382;?#20219;用县长,其中内含的逻辑是县长由民众直接选举,自然应该为民众负责。换言之,在县长的思想理念中,群众就是他们的精神信仰。故而凡在一些县区内得不到群众热忱拥护的,政府就要立即考虑自己工作中是否发生错误与存在缺点。如果群众对政府产生冷淡情绪,就要立刻想到政府的领导方面存在哪些错误与缺点,或者是政府内有不为群众所信任的人存在,或者是政府不能代表人民的利益,不能解决群众的困难,或者是政府对群众没有说服精神,而采取?#31185;?#21629;令的官僚主义架子。 

    那?#20445;?#21439;长的施政效果如何,最终也要在乡村“照镜子”。按照党外人士李鼎铭先生的说法,只有“到乡上去照,才能照见哪里还有些?#39029;荊?#25165;能赶快把它洗掉,也只有到乡上去挖,才能发?#27835;?#39064;的关键在哪里,马上解决它。这样,?#34385;榱私?#20102;,领导的正确性?#31169;?#20102;,工作检查了,问题就解决了,并且由此取得了经验,作为领导和推动全局的根据。”这?#32844;?#27861;在李鼎铭先生看来,确实是“医治今天我们政府领导人员毛病的良方”。

    “农民出身的县长主要还是处理农民的事”

    《大公报》记者孔昭恺到访延安后的感受是“农民出身的县长主要还是处理农民的事,这样比较亲?#23567;薄?#22240;为只有?#38236;?#24178;部大批地成长并且提拔起来了,根据地才能巩固,党才能在根据地生根。

    这样的制度设计从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县长异地为官的局限。县长由?#38236;?#20154;担任,无论是语言习惯还是生活方式,都有着共同一致的习惯特点。同时?#38236;?#24178;部熟悉当地的风土人情,这样就可以更好地发挥其独特的作用,更好地开展革命斗争与经济建设。对于民众而言,在选举县长?#20445;?#22240;被选举人是?#38236;?#20154;,选谁不选谁心里是比较清楚的。故而最终被选举的县长,自然在民众?#21738;?#20013;有着相当的威望。也正是由于如此,民众对选举县长非常认真,只要召开选举会,民众都会敲锣打?#37027;?#31069;游?#23567;?#24310;长县在召开选举会议?#20445;?#32676;众不仅热烈庆祝,还特地向大会送酒?#24120;?#20197;体?#32622;?#20247;对选举的关?#23567;?/p>

    “‘官长’这一类的名?#26102;?#20154;嘲笑”

    一位西方记者对延安产生了这样的感受:“‘官长’这一类的名?#26102;?#20154;嘲笑,没有表示阶级的?#29031;攏?#20063;没有头衔。每个人,连非共产党员在内,都被叫作‘同志’。但是表示责任位置的等级,在工作上?#32454;?#20445;持着。”正如这位西方记者所说,革命时期干部的精神世界中,诸如“官”这样的概念,是一个极其刺眼的概念。

    《星洲日报》的一位华侨女记者到山西五寨县政府访问吕尊周县长,去后发现县政府非但没有以往衙门中“森严可怕的气氛?#20445;?#32780;且在县长办公室内,她发现除了办公桌、椅、两张长板凳和一个书架之外,其它摆设一无所有。这位记者同他谈话?#20445;?#21457;现“吕县长没有官老爷的臭架子?#20445;?#19982;其交流甚至“感觉到同自己父亲谈话一般的自然亲?#23567;薄?/p>

    (摘编自《四川党的建设》2018年第15期 杨东/文)

    新疆福彩35选7开奖时间